万玛才旦:冷眼慈悲

2021-02-22

万玛才旦:《气球》的意象、故事与困境

2020-11-09

万玛才旦:保持情感底色,扛起“新浪潮”大旗

2020-01-14

万玛才旦:高原剧场和电影藏语

2019-11-06

万玛才旦:在西部建造“马孔多”的电影导演

2019-11-04

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剧组做了些什么

2019-04-15

松太加:让观众在黑暗中感受电影并用自己的经历去思考

2018-11-14

德格才让:录音师是距离导演最近的人

2018-07-09

松太加:对电影的热爱和坚守不变

2018-07-01

用旦:来自高原的导演

2018-06-24

拉华加:雨靴踩起的水花

2018-04-15

拉华加:2018中国电影的最大发现

2018-04-09

德勒少爷:从香格里拉浪都村到人民大会堂,你走了多少步?

2017-11-12

德勒少爷:从香格里拉浪都村到人民大会堂,你走了多少步?

2017-11-12

德格才让 :电影是和观众对话,不是自我陶醉

2017-09-24

德格才让 :电影是和观众对话,不是自我陶醉

2017-09-24

巴德仁波切·张扬:谈《冈仁波齐》

2017-07-17

巴德仁波切·张扬:谈《冈仁波齐》

2017-07-17

《岗拉梅朵》主创团队:“雪莲花”花开大银幕

2017-06-29

班玛加:酷爱表演的高原之子

2017-05-16

柯克:实现梦想的《八万里》

2017-04-01

扎西:从青海走出的“毛泽东”

2017-03-14

桑吉顿珠:与“黑管”结缘20年

2016-11-15

刘建:万玛尖措的身份与《香巴拉》的话语

2016-10-20

万玛才旦:电影扩展了我表达的空间,而写作使我快乐

2016-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