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1:20

        这是个不错的选择。明天开始负耒力田,开始肩负养家糊口、生而育女的伟大使命。

        嘿嘿!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美好生活吗?只要阿布头人愿意租借二亩田地,等秋收过后再用交租剩下的青稞换成银元,然后把山那边次仁阿妈家的拥措娶回家里,自己此生也算圆满了!

        栖惶的日子将离自己越来越远,接下来我要将艰辛化作欢乐,要用一颗火热的心去拥抱生活。为什么不呢?头人赛马是幸福的表现,洽巴(穷人)租地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嗨……我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我一定要跟拥措生一堆胖乎乎的孩子,第一个孩子一定是个男孩,孩子长大后一定会过上很遂意的生活,因为他父亲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准备了一大皮囊的青稞,还准备租地娶他未来的妈妈呢!

        还有一件事必须想清楚,免得到时候匆忙间想不起符合他高贵血统和身份的名字。怎么,取个名字都这么难吗?寺院里的活佛不知道一天给多少孩子取名字,而且他们只要确定孩子的性别,取名字的事儿就是手到擒来呀!可我.....哎.....!

        太好了!东边山顶那轮皎洁的月亮给了他无限的灵感。那月亮如此圆满又如此光盖群星。对!就这么定了,就叫他达瓦扎巴!多么响亮的名字呀!

        可幻想始终不能抵消现实的残酷。烈日当空,未来的达瓦扎巴的父亲不得不忍着饥饿走出了家门,他连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年,多少次背着空空的卓哇(皮囊),走街串巷,乞讨为生了。

        尽管每天都吃不饱;尽管每天都要遭到别人的揶揄和睥睨;尽管坐在房子里就能数着星星做一个听风语者。冬天被寒冷侵袭,夏天被酷暑骚扰。但是,每当想到自己将要和心爱的拥措相濡以沫,想到自己将要当家作主,还要让未来英俊而且有福气的儿子渐渐壮大自己的家业时,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因而,在黑夜里,在和拥措虚幻的亲昵中,在构想达瓦扎巴出生的喜悦里,他至少可以在部分的时间里忘却他的肚子还是饥饿的。  

        日复一日,流失的岁月带走了达瓦扎巴的父亲年轻的容颜,也为他乞讨付出的艰难给予了回馈,他终于积攒了一大皮囊的青稞。为了防止自己辛苦乞讨大半辈子存余的家当被老鼠偷食,就用带子悬挂在屋梁上。每天晚上躺在稻草铺就的床铺上,看着头顶上方饱饱的皮囊,睡眠也格外香甜。现在唯一要考虑的问题是租一块肥沃的田地,然后娶拥措进家门。美好的事情都在随着自己的规划进行着。达瓦扎巴的父亲又一次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设想当中,他仿佛能够预见这个家徒四壁,可以看见星星、又能听见风语的房子,重现父辈的光芒。在虚幻中他看见自己坐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满怀幸福地看着拥措在准备丰盛的晚饭,享受着贤妻陪伴、子女绕膝的天伦之乐。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样的生活方式可能再平常不过了,但是对于达瓦扎巴的父亲这样大半辈子靠乞讨为生的人来说,这样的生活简直堪比天仙。

        正当他沉浸在这种虚妄的美好幻想中时,悬挂在屋梁上挂青稞的带子,被一个跟他一样饥肠辘辘的小老鼠咬断了。就在这一瞬间,达瓦扎巴的父亲充满妄想的脑袋,随同无数个象征财富和幸福的金色的、绿色的、红色的光芒被埋葬在黑夜的深处。


更求夏.png

        更求夏,藏族,玉树称多人。称多县作家协会会员,玉树州作家协会会员。文学作品散见《中诗网》《藏人文化网》《昆仑文学》《大东北诗刊》《康巴文学》《通天河》《唐藩古道》等网络平台和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