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馆半日游


        2018年的最后一天,爸爸妈妈带我去了甘肃科技馆。

        我们先看了一部名叫《黑暗边缘》的电影,而且是在球幕厅看的。这是一部天文学电影,讲的是太空里太阳系七大行星的特点。

        接着,我们去看了水母展。水母的种类很多,有赤月水母、海月水母、倒立水母……听说,我们食用的蛰头,就是倒立水母在海滩上晒太阳的时候,没来得及回到海里,被晒成了蛰干,就被渔民们拿回去做成了蛰头。介绍上说,水母有250多种颜色,可不像我们人类,只有三种颜色。——不过,大家常见的水母,都是透明的。

        科技馆里除了水母,还展出了珊瑚虫和中华鲎。中华鲎是一种国家保护动物,有坚硬的“盾”型外壳。它是一种原始动物,比恐龙出现得都要早。而且,它用肚子进食。我们参观的时候,两只中华鲎正在吃着管理员喂的海星。

        珊瑚虫的样子很多,有的像绽放的花朵,有的像飘摇的树木,有的像茂密的灌木丛,有的像一只只摆动的小手……五彩斑斓、形状不一的鱼儿在珊瑚丛中穿来穿去,好看极了!

        这是我第二次去科技馆了。我希望下次去的时候,会有新的展品。


原刊于《兰州晚报》2019年12月20日



2020年的春天


        今年的春天显得非常寂寞。因为今年有一种叫“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毒在十分猖獗地流行,大家都怕染上它,所以都不敢出门。我也只能窝在家里。

        终于,兰州没有新增病例了,可以戴着口罩出门了,我也能去开阔的地方玩儿了!

        于是,妈妈决定带我去银滩湿地公园,寻找春天的身影。

        一路上,我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像一条回到大海的鱼儿,这玩玩,那玩玩,高兴极了!

        还没到湿地公园,春天就在我的眼前了——桃花姐姐摇曳着粉红的脸蛋,柳树姑娘把咖色的辫子染成了嫩黄;小草也睡醒了,穿着它碧绿的外套钻出了地面;一只只漂亮、可爱的花喜鹊,在枝头尽情地唱歌……

        踩着滨河路上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湿地公园门口。

        公园卫生部的叔叔阿姨们让我们扫码登记、给我们测量体温,还登记了我们的住址、身份证号等信息后,就让我们进了公园的大门。

        春风拂面,像母亲的手,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让人感到十分舒服。

        我们先去了鱼跃湖。因为春天水太浅的缘故吧?河里尽是些鲶鱼。它们像一个个饥饿的孩子,在淤泥里打闹、抢食,把浅浅的水搅得更加浑浊,还发出各种响动。甚至,有些鱼已经在干涸的水里窒息了。我希望叔叔阿姨能帮帮它们,让这些鱼儿游得更加自在。

        接着,我们去了候鸟湖。这里有昂首挺胸的大白鹅,成群结队的斑头鸭和憨态可掬的绿头鸭,它们游泳的时候用两只小小的脚丫前后滑动,非常笨拙可爱。而且,这些鸟儿还会洗头——它们把头伸进冰凉的水中,然后突然露出来,机灵地抖一抖。虽然冻得瑟瑟发抖,还是坚持一次又一次洗着。真佩服它们的毅力!

        我们还到其他景点转了转,起风了,时间也不早了,就和妈妈一起回家了。

        今年的春天,让我感觉到了生命力的顽强。我会记住这个春天的。希望下次去湿地公园的时候,能看到优雅的黑天鹅和漂亮的绿孔雀。


原刊于《兰州晨报》2020年3月23日



我的宠物蝈蝈


        每年夏天,我家阳台上都会传来“吱吱吱……”悦耳的叫声。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是我的宠物蝈蝈们在争先恐后地歌唱。

        它们胖胖的身体大概有我的食指那么大,墨绿色的躯干上有两对叠在一起的薄薄的翅膀和一个圆圆的脑袋,脑袋上长着一双小小的眼睛和长长的触角,还有一张白色的像钳子一样的嘴巴。它们有六条带着小钩子的腿脚,前面四条细腿用来攀爬,后面两条粗大的腿用来跳跃。

        每当天气闷热的时候,它们便会奏起美妙的音乐,甚至到了晚上也不歇息。为了不影响家人和邻居的睡眠,我睡觉前会把它们放入黑暗阴湿的小卫生间。之前,一直认为它们是用嘴巴奏乐的。经过多次观察后才发现,它们的声音竟是靠翅膀振动发出的,这让我又获得了一个知识。

        蝈蝈不像其它宠物那么安静,它喜欢到处跳动,所以需要在笼子里饲养。爷爷在世的时候,为我精心编制了一个蝈蝈笼。这个蝈蝈笼像宫殿一样精致,共有五格——下面三个方格、中间一个方格、上面一个半圆穹顶型的格子,周围还有弯曲的竹竿做成的四个角,挂着红缨穗。笼子是用竹子制成的。爷爷用完整的竹竿扎成骨架,然后在这些竹竿上钻上小洞,插上竹篾,像窗户一样,漂亮极了!

        那个夏天,爷爷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做好了它,又去山上抓了几只蝈蝈,将蝈蝈和这宫殿一般的笼子从甘南带到了兰州。后来的几个夏天,爷爷都会去山上抓蝈蝈送给我。再后来,爷爷去世了,没有人再抓蝈蝈送给我了。爸爸为了怀念爷爷,每年夏天都会在网上买几只蝈蝈,让它们住在这竹制的“宫殿”里面。

        我非常喜欢这些宠物,每天早上都会和爸爸切一点胡萝卜片放进“宫殿”,让它们饱餐。每次看它们狼吞虎咽的吃相时,我便格外开心。

        以前养的蝈蝈,一过秋天便会慢慢死去。但今年买的蝈蝈叫“铁皮”,可能是品种好,现在已经到了秋天,它们还是活蹦乱跳的。

        我要好好地饲养它们,让这“吱吱吱……”悦耳的音乐,能一直持续到冬天。


2020年8月30日



一册杂志让我成为“鉴宝师”


        我家书房里,除了名著、词典和文学类书籍外,还有一些期刊杂志。通过这些杂志,你就可以看到我们家人的职业和爱好了:妈妈爱不释手的是半月一期的《读者》,她在一所大学的图书馆工作;爸爸喜欢读的绝对是文学杂志,因为他业余还是个诗人。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给我订了《幼儿画报》。后来,二年级以后就换成了《环球少年地理》。这是一册科普类杂志,里面的内容包罗万象,上到天文地理、下至鸟兽鱼虫,应有尽有,很适合我这个 “动物迷”和“旅游小达人”。这个杂志每月一期,但是寒暑假会两月出个合订本,每次都让我等得有点着急。

        最近一期杂志,还让我顺利成为了一名“鉴宝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有一天晚上,妈妈在翻阅新到的《读者》,还时不时给我们分享一些精彩的内容。而我在《环球少年地理》上发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如何鉴别珍珠的真假。作者介绍说,在日常生活中,鉴别珍珠有一个非常简单实用的方法,那就是只需将它放在牙齿上轻轻磨动,如果有沙砾感就是真的,而假的会感觉超级光滑。我告诉妈妈这个方法,并和她现场做了实验。我们把她很少佩戴的几件珍珠首饰都从柜子里翻了出来,逐一仔细 “验货”。果然,文章所言不虚。经过我和妈妈两个 “专业鉴宝师”的认真鉴定,终于知道,性子急躁的爸爸在旅途中哪些珍珠买对了,哪些东西买错了。

        除了生活小常识外,自然知识十分丰富的这册杂志,也让我成为一个小小的 “动物鉴宝师”。比如,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一丘之貉”的貉和浣熊。其实,形体相似、毛色相近的它们,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尾巴——浣熊的尾巴上有黑白相间的环状条纹,而貉的尾巴因为毛很蓬松看起来就有点“尾大不掉”了。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去银滩湿地公园跑步,碰到一位老爷爷给他的孩子讲解错了一个禽类,我还很认真地和他辨别纠正了呢。小伙伴儿们,这个你得服气哦!

        当然,作为地理类科普杂志,每期的主打内容自然是丰富的地理学知识,这也让我这个 “旅游小达人”成了探秘世界的“鉴宝师”。最新一期杂志上介绍的就是世界各地独具一格的美丽海滩——美国的玻璃海滩、巴西的基尼帕布、墨西哥的隐蔽海滩……其中,我最想去看看的是巴哈马哈勃岛的粉色海滩,那是一个由粉碎的珊瑚、蛤蜊、贝壳和单细胞生物有孔虫的遗骸等物体构成的颗粒质海滩。“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如果有一天能站在那个浅粉色的美丽沙滩上,该是有多么的赏心悦目啊!

        大家都知道,期刊杂志的内容更新很快,是学习中必不可少的“加油站”。昨天,妈妈还给我分享了《读者》的一篇文章,讲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学习是简单容易的。是的,我们应该在刻苦学习的同时,享受阅读带来的快乐,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和成长。


2020年11月24日

微信图片_20201125091007.jpg

        桑珠才让,藏族,甘肃卓尼人,2010年生于兰州。西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