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

满是窟窿的小路
被怯懦的人用滚烫的血液灌醉
悲悲戚戚
被一堆堆慵懒的钢筋挤压
陷入荒诞
被摇曳的灯光踏遍无数次
但它缄默不语
接受着一张张陌生的笑脸
一阵温柔的风
姗姗走来
它亲吻了灰色的眼睛
满是窟窿的小路
嘴唇翕动却说不出话
轻飘飘地
揉皱了整个夜晚
月亮快要掉下去了
马尾辫又在这里拨开流失的岁月


暴雨里的女人

暴雨里的女人
头颅被狂风击中
手里握着匕首
刀刃朝内
滴落九月的血
流经每一片枯叶的皮囊
再燃起冰冷的火焰

暴雨里的女人
长发被狂风席卷
手里握着斧头
吃力抬起
砸开锈迹斑驳的铁门
躲进里面
弹落肩上的铁屑

暴雨里的女人
熟谙死亡
在凌晨一点
主宰鬼魅


今夜

我的骨骼
偷偷把月亮吞食了
心口的黑慢慢破碎
麻雀在岸边
提着一口袋星星
自以为是地
取了一颗别在我的襟上
然后
放心地惆怅


可笑的人啊

可笑的人啊
请给我一杯烈酒
待我饮尽漫漫岁月里的尘土飞扬
可笑的人啊
请给我一曲长歌
让我颂尽冬末最后一片雪的情愫
可笑的人啊
请给我一首民谣
许我唱尽夜深人静也未终结的曲
可笑的人啊
你在茫茫人海中平凡着
低到尘埃
可笑的人啊
你在远方也在这里
你是他更是我
可笑的人啊
请给我一杯烈酒
待我饮尽漫漫岁月里的尘土飞扬
      

我要快点醒来看自己

黑夜酿制的温柔千万别拿出来
黑夜叫醒的萤火虫千万别唱歌
黑夜煮的酒千万别喝

黑夜里的姑娘千万别眨眼
黑夜里的玫瑰千万别说话
黑夜里的回忆千万别放荡

黑夜里的太阳慢些来
黑夜里的梦慢些散
25天梦到醒不来的梦
还有5天哼着歌闭眼看黑夜
算了
玫瑰和巧克力真的都不要了
我要快点醒来看自己


我忘了怎么去爱

早晨的雨点蹭过我的脸
在地面开出了透明的花朵
落满一地的雨花沾湿了鞋
似乎欲灭夏日的威风
我偷看路边的黄泥
午后的天空失忆了
给世界一个清澈明亮
阳光透过密密的树梢 
透过长长的帽檐

昨天的风铃被风晃响
夹杂在绿色的风和金色的阳光下
歌唱
而我却忘了怎么去爱


想念

放下畏惧之后我把黑夜拾起
我该将你放在哪里呢
梦里吗
把黑夜给梦吧
让胆小的人能放下畏惧拾起黑夜
可我又放下了黑夜
拾起想念
请别说我贪婪
因为昨夜我又在梦里见到了爷爷
爷爷依旧拿着那把旧旧的藏刀给我削苹果
我想不起自己的样子
应该带着那顶红色的小帽吧
那顶爷爷最爱念叨的
我的红色小帽

黑夜和梦请别说我贪婪
今夜能否再给我一次想念
让我再听一次爷爷的电话
“孙女, 如果今天放假
那明天就回来啊!”
可是您离开这么多年了
所有的想念只能留给黑夜的梦里
因为只有在黑夜的梦里
我才能见到您的模样
所以
我心甘情愿将黑夜给梦
梦给想念


初春的日子

初春的日子里雨滴总是很淘气
小小的乌云出现它就要骄傲地落下
浅浅地在地面开出花朵
初春的日子里风儿也很调皮
牵着淘气的雨滴一同在半空中奔跑
任由透明的风夹杂着透明的雨滴
无所顾忌地落入每个角落

初春的日子里夜晚也不安分
我留了拥抱给月光
它却洒在了对面的半山腰
星星没有对我眨眼睛
也没有对我笑
我独自站在深夜里
只有调皮的风带着淘气的雨滴
在不安分的月光下奔跑
我的怀抱空落落
没有风没有雨
也没有月光

此仁拉姆.jpg

        此仁拉姆,女,藏族,1997年4月生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2019年7月毕业于四川成都西南民族大学,现就职于甘孜州得荣县县委办。喜欢文学,喜欢用文字去亲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