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的第十六天,我随着一帮文人墨客,来到了很多人或熟悉、或陌生的若尔盖。这个群体的氛围着实让我有点放不开手脚。我听说,在文学行业中,他们都是写出了成绩的人。而我一个无名小卒跑这里面来,是蹭饭吗?当然,这样也不错。若尔盖除了有美景,还有太多的当地地道美食需要给你的旅途增加味觉享受,为此让你的旅途不留丝毫遗憾。

        这个季节,天空透蓝,阳光炙热,洁云偶尔飘几朵出来,以随心所欲的姿势展示一下存在感,又在没人注意时,消失殆尽。

        这是第几次来若尔盖,我真的不记得了。以往,都是陪亲人或者朋友来这里走马观花似的看看地球人都知道的花湖和九曲黄河第一湾。随手拍几张照片,涂鸦几行简单的文字,在很多人看得见的网络地盘显摆一下,以此证明我来过这里。我是一个愿意五湖四海乱跑并喜欢展示生活的人,但我又是一个不明白旅游含义的人。不管去过多少地方,自然是无法探索一个地方的内涵和底蕴、还有发生在这里的历史,它居然还串联着我们今天的生命。

        这一次,非常荣幸和一帮诗人文豪一起参加若尔盖政府举办的文学采风活动。这一次,我真正走进了如诗如画若尔盖的身体和心脏里,也走进了一个属于自己心情的故事。这山水草木、金顶朽屋、骏马驰骋、还有痴情的黄鸭故事……在一路跋涉中,让我寻回了最本真的自己。每个人对美的定义都是不一样的。走遍若尔盖,在我心中,阿西茸就是那种隔绝于人世的净土。

        在心灵一隅藏了很久的故事,我把它掏出来,放在阿西茸的梦里……

        曾经,我一直和很多人一样肤浅地认为,到若尔盖拍拍花湖和九曲黄河第一湾,再配点“哇”啊“天哪”之类的尖叫词,就能表达这里的美。雅致一点的,再来点牧人的故事和黑颈鹤的传说,似乎就把若尔盖海纳百川、天覆地载诠释明白了。

        通过几天深度探寻,我才发现这里隐藏着不逊色于瑞士风光的美。青翠欲滴的远山像被勤劳智慧的天女洗过一样,身在其中,感觉自己也在被一层层过滤净化。或凸或平的低矮处,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野草和繁花盘根错节生长在一起,不管旅行者和朝圣者的脚步如何从它们身上踏过,它们都把对生命和信仰的态度举到最高处。郎木寺的后面,两面峡谷差不多以双手合十的姿势挨在了一起,掌缝中流出来一条叫白龙江的小溪,涓涓流淌着各民族团结互敬的清流。

        生命不息,清流不止。

        伴随着一路美景,我们用歌声的方式表达了收获的喜悦,用镜头留存了一些往事必须回首的证据。当有一天我们站到时光的对岸,依然能拥抱今天的一切。我想,所有大家期待从文字和图像看到的若尔盖,诗人作家和摄影家通过精挑细选后,当某一天你有美好的缘分去咀嚼这餐文字盛宴和美奂美轮的视听享受时,都会情不自禁对自己说一句:此生不去一趟若尔盖,真的白活了!

        比起此行的诗人作家,我真的文笔拙劣。大家可能无法从我的文字里读到若尔盖深层次的美,甚至都不知道我排列出来的这些文字像不像一篇文章?这个不重要,我只是想用最真实简单的方式去表达我心中的若尔盖,这个方式里的故事只属于我。我心中的若尔盖,写不完、画不全、唱不尽、也抹不去——


                不用说

                轻声细语

                也会惊扰你的宁静

                不用唱

                屈指可数的音符

                组合不出表达你的旋律


                不用画

                所有颜色的笔

                画不出百鸟欢唱和姹紫嫣红

                还有策马奔腾

                不用写

                即使云霞满纸

                也讲述不了牧人的心事


                静静地感知就好

                梵音缭绕香雾弥漫

                祥云在碧空里若游若散

                芦花飞舞看季节变换

                还有黑颈鹤顾盼自雄的姿势

                让很多汉子都感到逊色


                流一滴泪在花湖的眼睛里

                所有的祝福都种在人心里

                那一句只说一次的誓言

                伴你亘古美丽

                ……


        从静静流淌着九曲黄河第一湾的唐克到热尔大坝五彩缤纷的花湖、从梵音缭绕的郎木寺到长满红李子的冻列、从潘州古城到包座的原始森林风光、从开满油菜花的阿西茸到巴西会议遗址……

        此时,文学采风活动的镜头必须切换到最后那天了。踏着先辈们背负着饥寒交迫走过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我们走了不足五十里。似乎,还能看到一双双带着殷红血迹的脚印,还能闻到树皮草根熬出的生命之露。那晚,我们回到了若尔盖县城。热情的若尔盖主人珍馐美馔桂酒椒浆摆了一桌,以此来庆贺活动圆满结束。第二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作家们将把关于若尔盖的一切打包进心的行李箱,回去精选整理后,展示给世人,并留在若尔盖历史的某一个篇章里。

        热闹散去,尽是魂牵梦萦。我的心毫无保地留在了一个叫阿西茸的平凡小村。那里安静得让你不忍心大声说话。青山环抱的中间,阿西茸人用勤劳的双手开拓了平整辽阔的黄色海洋,那是油菜花呈现一季生命最美好的时节。远山寺院的金顶在阳光下闪着灿灿金光,这是佛陀赐给这个村庄的光明。

        往回走时,阿西茸的黄昏起风了,油菜花高调舞动着身姿,和着落日的余晖,一片黄得眩目的颜色把我的眼睛扎得生痛,关于一个故事的泪水,落在了阿西茸的土地里。落日消失了,黑夜把最后一束光吞噬,远山寺院漆黑一片。我收回目光里那痛彻心扉的故事和思念的遐想,回归到已经变得杯盘狼藉的桌前,美酒美食以风情万种的姿态归宿到我的大胃里,伴我离别若尔盖的前夜。

        已定的归程依然搁不下远去的风景,大家唾沫四飞地讨论美景突然变得抽象。虔诚祈祷过的寺院,隔着黑夜的一道道红墙,能否度这一夜放歌纵酒、大快朵颐?

        顺着街道的灯光,伴着隔世的熟悉与陌生,我朝着灯光越来越少的方向走去,一些擦肩而过的路人朝我或点头或微笑。要去哪里,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用高原夏季的凉风吹吹有点晕眩的头和杂乱无章的心事。走着走着,我竟然走进了遗落在县城某个角落的一座木屋里。一个脸上写满忧伤和孤独的女人,递给我一杯热腾腾的清茶。在接过茶碗触碰到双手时,感觉到她的手无比冰凉。突然,一种彻骨的寒瞬间传递到我的全身。我哑然地说了声谢谢后,她已经转身走进了一间飘着花草香气的房间。房间的灯光很亮,墙角摆满了我叫不出名字的各种花草。这是一个浪漫整齐又纤尘不染的小空间。近乎腐朽的木板墙上,刷了云层色的白。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还散发着某个老牌洗衣粉的清香。一层一层的书籍占据了一面墙。桌子上一摞一摞整齐摆放着手写过的纸张。就连圆圆的烟头,也楚楚有致的排列在一个圆盘里。看来,这是一个喜欢把心事诉说给香烟的女人。离开房间时,我看到了放在枕头的那本用麻绳装订的手写稿,洁白的封面用书名号括出醒目的标题——《落在若尔盖的一片云》。

        若尔盖的旅程结束了,关于《落在若尔盖的一片云》的故事才开始。这是一颗心脏连着若尔盖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有一座梦里的房子和属于它的主人。

        往回走时,街上已经没了人影,路灯照出的影子,把我原本臃肿的身材拉得又瘦又长。长征路的一端直插进我心里,坚定信念的脚步叩击着我酒后麻醉的心隐隐作痛。嚼着草根和树皮的舌头,舔舐着历史的一道道伤口……

        夜已经很深了,我清晰地听见隔壁房间里,文人诗友在为关于若尔盖大美笔耕的声音,寂静的夜空里,他们开始迫不及待墨染和敲打心中的若尔盖。尤其是我的才女室友,敲打键盘的速度,让我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我不得不放下了手中那支一次又一次卡壳的笔,轻轻合上本子,把双手放在心脏跳动的地方,把语言写进了心里:感恩佛陀的加持,更感恩历史的先辈,不仅给了若诗若画若尔盖这方净土的秀丽和安宁,此时,还能给我的长夜一个完整吉祥的梦。

达娃卓玛2020.jpg

        达娃卓玛,女,藏族,四川阿坝人。成都阿坝州商会监事长,四川唐古拉风艺术团副团长。发行有歌词《拥抱甘南》《草原绝恋》《阿妈走了》《爱的牧村》《雪域流浪狗》《玉带延伸的方向》等,有诗文发表于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