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10月,我们赴匈牙利进行了为期20多天的学术交流访问,受到匈牙利同仁极为热情的接待。
在匈期间,我们访问了匈牙利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罗兰大学中亚系、乔玛学会、匈牙利科学院图书馆东方部及欧罗巴出版社,会见了东方研究所负责人弗朗克·托盖尔教授、国际藏学会议主席安德拉斯·罗纳一塔斯教授、乔玛学会秘书长盖佐教授、罗兰大学中亚系约瑟夫·德尔杰克教授、中亚系代主任爱丽丝·沙拉库孜博士、科学院图书馆东方部主任松黎博士、中亚系原系主任陈国教授、匈牙利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范凌思教授、前馆长拉兹罗?萨里以及欧罗巴出版社谷兰博士等学者。通过访问和座谈,对匈牙利藏学研究有了初步了解。匈牙利爱国者乔玛开创的匈牙利藏学研究事业,一百年后由李盖蒂继承和发展,至今,已取得了引入注目的成果。

匈牙利藏学研究的第一个特点是没有专门的藏学研究机构。涉及藏学研究的机构,在布达佩斯有匈牙利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东方学研究组、阿尔泰学研究组、罗兰大学中亚学系、科学院图书馆东方部,在外地有塞格德城的阿迪拉大学罗纳一塔斯教授领导的阿尔泰学小组。但这些小组都不只是专门研究藏学的,搞藏学的人附属于这些小组之中。这些六七人、八九人不等的小组中,搞藏学的有的有二三人,有的只有一人,而且有些人不只搞藏学,还兼研究诸如蒙古或别的突厥民族。乔玛学会负责人卡拉、盖佐都是兼职的。为纪念乔玛,每三四年组织一次有各国藏学家参加的乔玛学术讨论会,探讨藏学研究的各种课题。已分别在匈牙利、奥地利、南斯拉夫等国开过五次讨论会。这是各国藏学家发表研究成果、交流心得体会的重要的国际性会议。

匈牙利朋友介绍说,布达佩斯的藏学研究人员有八人,其他城市有一至二人。作为中欧一个小国,有这么些人研究东方国家的一个民族,人数真不算少了。尽管人员相对较少,但基础较好,除懂藏文,有的人还精通蒙古文,他们能用英语流利地和我们交谈,可以用英、德、俄文发表论著。

第二个特点是匈牙利藏学研究主要集中在藏族古代的历史、佛学、藏语、文学艺术等方面,特别是对古代藏文文献和藏传佛教经典的研究。对近现代藏族历史、政治、社会的研究则很少。在他们涉及的研究领域内,有些学者是该领域蜚声国际藏学界的专家。

在研究藏语文的学者中,罗纳一塔斯主要进行藏语与其他语言的比较研究;乌瑞写了《藏文的一个小后缀》、《古藏文动词词态学上的一些问题》等论文;艾丽丝·沙拉库孜博士和雅诺斯·塞尔布则博士对赤松德赞时期《翻译名义大集》若干译本的梵藏汉佛经词汇有所研究。

藏族文学方面,李盖蒂研究萨迦格言后所撰写的许多论文收入了《嘉言宝库》之中;松黎博土也用英文和德文发表了藏族民间文学的研究成果,如《谁寻找达玛的寓言》;盖佐、乌瑞写过研究藏族民间故事的文章,如乌瑞的《论古藏文编年史中萨玛加王后的歌》;拉斯诺·洛林茨也发表过对藏族民间故事研究的论文;艾丽丝·埃吉雅德专门研究佛教音乐。除了研究外,也有些人将藏族的诗歌、文学作品翻译成匈牙利文,介绍给匈牙利人民,已经出版的有拉斯诺·萨里翻译的《藏族民歌集》,朱莎·罗布翻译的《仓央嘉措情歌集》,李盖蒂与德佐·邓德罗里合译的萨迦班智达的《嘉言宝库》格言集。乔治·卡拉也译过一些藏族的文学作品。

在古代史方面,李盖蒂、乌瑞、卡洛利·泽格革迪、雅诺斯?哈尔玛塔等人的研究成果突出。他们利用古藏文文献,尤其对敦煌、吐鲁番、米兰古城等地出土的藏文文献作了深入的研究,发表了不少论文。包括吐蕃时期的历史,和田(于阗)的历史,以及公元9世纪中叶吐蕃王国分裂后甘肃河西走廊的历史等。

卡拉、盖佐、松黎和莎里在藏传佛教的研究上作了很大努力。他们首先对佛经的各种版本进行对比研究。收集了《中华大藏经》的中国、日本若干版本和藏文《甘珠尔》、《丹珠尔》的许多版本,并对《甘珠尔》的各种版本作了系统的研究和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