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获得教育部出国留学基金委的奖学金后赴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做访问学者,认识了该校的戴维·吉玛诺博士。见面之前,通过几封电子邮件的往来,已让我对戴维·吉玛诺极高的办事效率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感到敬佩。


西藏情结
做藏学研究的人,不管他是汉族、回族还是外国人,往往都会带有一份浓浓的西藏情结。到美国的第二天,由同在弗吉尼亚做访问学者的阿里地区王松平专员带着去戴维·吉玛诺家。门外飘扬着的经幡显示出房主的独特,进入室内,藏式的壁橱和各种饰物更使我恍如置身西藏,倍感亲切。后来才知道戴维·吉玛诺娶了一位藏族妻子,她过去在西藏歌舞团工作,是拉萨有名的美女,现在正在夏洛茨威尔一家美容院工作。他们已有两个女儿,老大安拉,十多岁了,文静娴雅,婷婷玉立,长得像爸爸,小女儿9岁,取了一个藏族名字,活泼可爱。
也许是受佛教惜生观的影响,戴维·吉玛诺是一个地道的素食主义者,连鸡蛋都不吃。我曾就此事与他探讨:“戴维,为什么吃素?”“我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而且我认为吃素有助于培养人的善心,减少战争。” 戴维·吉玛诺半开玩笑地回答我。
物以群分,人以类聚。有趣的是在戴维·吉玛诺周围的同事、学生和朋友中,有不少要么是素食主义者,如像雪域数字图书馆的纽曼,要么娶了藏族妻子或谈了藏族男友,人类学系的藏学副教授尼古拉、雪域数字图书馆的埃瑞克以及戴维?吉玛诺的博士生色若等,这也构成了弗吉尼亚大学藏学圈的一大特色。


弗吉尼亚大学的藏学研究
在一次学术交流活动上,吉玛诺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弗吉尼亚大学的藏学研究和他们的工作,他说:“弗吉尼亚大学由弗吉尼亚总统所建,是美国最好的两所公立大学之一。藏学研究在美国已有40多年的历史,60年代末在美国出现了第一个藏文化专业,而弗吉尼亚大学的这个专业创建于1973年,属较早的藏学专业之一。弗吉尼亚大学的藏文化研究目前是全美洲包括南北美洲最大的,拥有3位全职教授和以从事藏学研究为主的三四十名博士、硕士研究生。
“美国的藏学研究刚开始时主要局限于佛教研究,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研究范围已拓展到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学、生态学、医学、电脑等诸多领域。另外一个较大的变化是研究对象从过去仅局限于研究流亡海外的藏族群体拓展到中国大陆境内藏区社会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随之也带来藏学学者经历和知识结构的变化,一般来说,40岁以上的藏学家,大多钻研佛学,没有去过中国;而年轻的藏学学者们,大部分都在中国学习过汉文和在西藏或四川、青海等地学习过藏文,精通汉语、藏语,并具有与中国境内藏族交往的经历。”
谈到这里,吉玛诺教授风趣地说:“我本人是个特例,尽管40多岁,应算老一代学者,但我在西藏各地生活了6年,与同龄人不太一样。”的确,他不仅在国内藏区呆的时间长,而且藏语说得很地道。

接着戴维·吉玛诺教授谈起了目前他所从事的工作和感想:“刚到这里(指弗吉尼亚大学——作者注)任教时我感到很失望,当时学生们藏语口语不好,对中国藏区了解不多,所以我致力于推进这项工作。从2001年起我们与藏区的藏族和汉族学者建立了联系,合作开展项目,这个项目有两个宗旨,一是赞助、支持美国学生从医学、环境等多学科的角度学习、研究西藏文化;二是给藏区学生、教师支持,培养电脑等技术人才,并同国际藏学界建立联系。”
为了实现其理想,戴维·吉玛诺踏踏实实地工作着。他与哥伦比亚大学等一起联合西藏大学建立夏季藏语培训班,同学们首先在美国接受初级培训,随后赴西藏大学接受高级训练。弗吉尼亚大学的初级藏语班,由专门从法国请来的巴黎第八大学的语言学家尼古拉斯博士授课,并聘请两位藏族学者泽仁、央金担任口语老师。学生在这里不仅学习藏语,还将熟悉藏族礼仪和接受一些藏文化知识,为下一步赴藏打下基础,所以学生要参观当地的藏族家庭和参加藏式聚会,学习怎样做藏餐。他们住在被装饰成藏式风格的公寓里,称为“TIBET HOUSE”。学生主要来自美国各个大学,也有来自一些涉藏机构的人员,在藏语班上我甚至见到了一位来自洛杉矶的藏族僧人。在戴维·吉玛诺的努力下,目前弗吉尼亚大学从事藏学研究的师生藏语水平都很好,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懂汉语,如像上面提到的埃瑞克、纽曼以及硕士生简等,不仅兼通藏语、汉语,而且说得非常好。